• 我已授权

    注册

    互金从业者的挣扎与抉择

    2019-04-22 04:56:36 国际金融报 

    图虫创意 图

    “兜兜转转还是准备回银行。”近日,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打拼了三年的沈玉(化名)选择离开,她经历了这一行业最波澜壮阔的三年。她说,“是时候说再见了。”

    而沈玉的离开只是互金行业离职潮的一个缩影。大浪淘沙下,互金公司从顶峰时的4000多家,到如今的1000家左右,缩水超过七成。随之而来的是,行业离职潮暗流涌动,有因公司出事被动失业的,也有因看不清行业未来选择主动离开的。

    淘金

    2016年,沈玉在北京一家股份行工作了5年后,开始负责部分管理工作,不过还是以做业务为主。用她的话来形容在银行的五年就是“晋升太慢,工资太少,投入产出比太低,挣不到大钱”。

    于是,在2016年下半年,现金贷刚刚萌生?#20445;?#27784;玉毅然放下她奉献了五年青春的“铁饭碗?#20445;?#21335;下上海“淘金”。

    而据沪上某外资行中层经理刘岚(化名)回忆,2017年高峰时期,他们银行的中层每个月都会离职一两个,其中去向最多的就是互金领域。

    以银行中层身份出来的沈玉,顺利坐上了上海一?#19994;?#19977;梯队的现金贷平台高管位置,“我主要负责资金撮合和部分内控业务,直接向老板汇报,工作强度和压力都很大”。

    公司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步入正轨并且开始赚钱,在这条当时还不算拥挤的赛道上,沈玉和合作伙伴们赚?#38376;?#28385;钵满。

    沈玉称,当时半年的工资加上奖金已经可以抵上她在银行五年的收入,另外还拿到了一些公司期权。

    在高速发展时期,这家现金贷公司的日放款量曾经冲刺过5000万元,平均放款量大约为2000多万元。沈玉透露,这样的体量在上海依旧只是?#34892;?#22411;规模。不过,这已足以让作为高管的沈玉迅速完?#31245;?#22987;?#26102;?#30340;积累。2017年底,沈玉拿着同龄人艳羡的收入,并?#39029;?#20026;了私人银行客户。

    变数

    然而,这样的“好日子”并没有?#20013;?#22826;久。

    2017年10月,趣店创始人及CEO罗敏带领着成立才三年的趣店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,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。

    这?#33804;?#24215;一夜成名,但质疑声也接踵而至:暴利之下是否涉嫌高利贷;现金贷模式究竟有没有问题;是否存在对学生放高利贷等。

    随着舆情的?#20013;?#21457;酵,矛头更是从趣店扩散到整个现金贷行业。2017年末,一场整顿现金贷的监管风暴来袭。

    沈玉所在的公司受到直接的冲击。彼?#20445;?#35813;公司已着手准备拿下某省份的一张互联网小贷牌照,资金已经到位,但就在这个关键节点,功败垂成。

    “我们当时拿小贷牌照其实资金有点紧张,一方面业务不能停止,另一方面小贷牌照?#21482;?#21344;用部分流动资金。本来是想背水一战,结果还没来得?#25353;?#20183;就被?#22411;?#20102;。”沈玉回忆称。

    不过,更加艰难的事情还在后面。曾有业内人?#23458;?#38706;称,当时首次逾期的比例从出台监管整治通知前的25%之内上升至60%,逾期60天以上的催回率连2%都不到,而此前的数据大约为25%。

    据?#31169;猓?#19981;少借款?#27809;?#24076;望借着平台退出来逃债,而这从多家平台的公开?#31080;?#20449;息中也可以看出。

    ?#31080;?#20449;息显示,2017年第?#21215;?#24230;,拍拍贷的逾期率大幅增加,30天以内的贷款逾期率为2.27%,大约是上季度的近三倍。盈亏方面,该公司2017年第?#21215;?#24230;亏损5.07亿元,差不多刚好把第三季度净赚的5.41亿亏完。

    挣扎

    2018年初,风格保守的沈玉团队开始着手停止现金贷业务和回收账款。

    如今回忆起裁员时的场面,沈玉心里仍不是滋味。她告诉记者,这个行业带给她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回报,还有打磨产品和做好一项事业时的成就?#23567;?/p>

    “我们当时组建了100多人规模的催收团队;加上本部的技术团队、产品研发团队等,零零总总300人左?#19994;?#35268;模都在三个月的时间内遣散完毕。”沈玉表示,仅留下了40多人的小团队作为转型的核心力量继续前进。

    那么,不做现金贷了,又能做?#35009;矗?/p>

    带着“钱和技术?#20445;?#27784;玉团队开始寻找下一个方向。

    沈玉的合伙人老板之一希望继续转型做投资人,所以2018年上半年,他们看了不下100个项目,从区块链到抓娃娃机,从?#36867;?#21040;消费,再从量化投资到传统餐饮。

    在断断续续投了?#21496;?#20010;项目之后,他们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少,但是每个月固定百万级别的运营成本并没有降低,他们急需?#19994;?#19968;项能够产生现金流的业务。

    其实,在那段时间,此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团队无一不感到迷茫。

    记者?#31169;?#21040;,当时有一些平台转型区块链后铩羽而归;也有的团队在监管整治后依?#31245;?#20570;现金贷业务;还?#34892;?#22823;平台开始?#23395;?#19977;方理财业务;部分团队将主营现金贷转型为助贷和技术输出;更有平台将目光转向了海外,出海东南亚寻求金融科技的更多机遇。

    而迟迟找不到核心业务发展方向,让沈玉的团队开始?#34892;?#21160;摇:继续前进,还是就此分手?

    回流

    在沈玉看来,没有了核心业务是无法凝聚团队的,最直接的?#20174;?#23601;是人员的?#20013;?#24615;流失。这也促成了她现在的选择。

    据沈玉称,40人规模的团队中,原本有12位技术人?#20445;?#36825;部分人的薪资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技术总监的薪资甚至可以赶上不少公司的高管。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到了2018年年末,技术团队仅剩下两位,而这两人也曾提出过想要离职的念头。

    一方面,此前?#40644;?#25171;拼过的“?#25509;选?#38470;续离开让她倍感彷徨;另一方面,前同事在外混得风生水起也让她重新审视了现状。

    “在我们决定响应监管关停现金贷业务后,公司原数据副总监在外另?#22791;?#23601;,大发了一?#30465;!?#27784;玉表示,“现有团?#37038;?#32456;找不到合适的业务发展方向,一直?#29486;?#24182;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”在经过?#38505;?#24605;考后,沈玉选择了离开。

    随后,在2019年农历年前,沈玉决定向坚守了两年多的团队正式提出告别。合伙人希望给她一个长假,斟酌之后再做选择,但是年后,她并未再回去。

    而今,已过而立之年的她,做出了“更稳?#20303;?#30340;选择——回银行。只不过,这一次,她回归的身份变了——某股份行在二线城市设立的支行副行长。

    ?#25104;?#24066;银行高管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伴随着金融科技浪潮的来临,大部分城商行、农商行都非常?#38431;?#26366;有金融科技从业经验的人员。他们不仅会为银行带去来自一线的技术、经验,更会在银行发展金融科技的过程中提供更多玩法和可能性。

    和巅峰时期相比,互金行业从业人员的数量至少已减半。人来人往,有人风光登场,也有人黯然离去,现金贷的?#25112;?#26631;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,却也孕育着新时代的机会。

    (责任编辑?#21644;?#27835;强 HF013)
    看全文
   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?#27809;ё月?#20844;约
    提 交还可输入500

    最新评论

   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    热门新闻排行榜

    和讯?#35748;?#37329;融证券产品

    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?#29575;觥?#35266;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   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