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已授權

    注冊

    幣圈,到底有沒有“信仰”?

    2018-12-29 00:27:19 和訊名家 

      新年的臨近,好歹有些心理上的安慰作用——2018年總算是快要熬過去了。

      今年是“多頭”的黑暗之年。據德意志銀行統計,截至12月20日,以美元調整后計價,2018年全球累計負回報的資產占比已經高達93%,為100多年以來最糟水平。

      股市大幅調整,油價近乎腰斬,虛擬貨幣從高點跳了樓,P2P轟轟爆雷,樓市陰雨綿綿,PE/VC冷得瑟瑟發抖,公募基金賺錢困難……難怪都說今年要是什么都不干,就跑贏90%的人了。

      上圖是全球典型資產熱力圖(來源:新浪財經),收益為正的沒幾個;而在收益為負的資產品種里面,跳樓冠軍就是比特幣了。

      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,不僅要承受宏觀環境變化而導致的全球風險投資受挫,更因為泡沫破裂及其自身價值的爭議性,遭遇了史上最大崩盤。

      “跌宕起伏”對虛擬貨幣而言并不奇怪。比特幣自2008年誕生以來,已經經歷過3輪暴跌,可謂“漲得越多,跌得越狠”。2017年12月18日,比特幣價格達到接近20000美元的歷史峰值,一年漲了約25倍。但12月31日即回落至11000美元。2018年1月末,比特幣再次反彈,但未達到前期高點,顯示出上漲動能缺乏。此后就是漫漫陰跌,直至11月,跌穿4000美元。

      比特幣大起大落的這兩年,虛擬貨幣投資從小眾擴展到普羅大眾,很多人的命運因此而改變。

      黃粱一夢

      Y

      幣價上漲,生產虛擬貨幣的礦機和礦廠生意火爆,財富效應吸引更多人入場,又推動幣價進一步上漲。這在牛市時是良性循環,到了熊市則是一損俱損。

      看到Giga Watt破產的消息時,愉小編著實有些吃驚,不僅是因為Giga Watt是美國算力第一的礦場(直譯為“十億瓦特”),更因為這家公司與愉小編打過交道。

      2017年夏天,比特幣牛市行情如日中天,ICO(虛擬代幣發行)項目層出不窮,Giga Watt也不甘落后,通過ICO的方式發行WTT代幣。WTT代幣對應著Giga Watt上50年免租金的挖礦設備使用權。其在白皮書上寫道:“挖礦對算力的要求高,門檻高,個人礦工越來越難以承擔,所以造成礦池集中化,這與比特幣去中心化是背道相馳的。我們的平臺致力于顛覆這一狀況。”

      并且,這家大礦場很重視中國市場,他們通過幣圈公關找到愉小編,表示公司有充足預算邀請我們整個團隊和國內其他媒體、自媒體一道,去其位于美國西部華盛頓州的礦場進行實地采訪——全程免費。

      那一刻愉小編立刻腦補了狂野的美西風情,忍住內心激動向“老板”匯報,并不斷暗示她雖然相比于那些子虛烏有、完全為“割韭菜”而生的ICO項目,這個項目聽上去還算有點譜。

      但是你們知道的,我“老板”她的名言就是“虛擬幣在技術上是區塊鏈的實踐,但在交易上卻是博傻的實踐”,而且“老板”她自己早在去年底和今年初就兩度發文看空包括比特幣在內的各幣“博傻”后市……所以,唉,愉小編的美夢也就做了幾分鐘。

      盡管“考察”沒去成,交過一次手后,愉小編也很關心WTT后市。看外媒報道,這個項目確實很有吸引力——去中心化的理想、新穎的算力租賃模式、不斷上漲的幣價、還有實體礦廠“加持”,真是個包裝完美的故事。

      于是,3000萬個WTT代幣一推出便很快銷售一空,共獲得價值3000多萬美元的以太坊。WTT代幣價格最高漲到3.6倍。

      然而今年以來虛擬貨幣價格走低,10月份美國華盛頓州下達挖礦禁令、提高挖礦電費,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11月20日,Giga Watt宣布破產,破產時賬面資產不足5萬美元,還背著7000萬美元的債務。

      WTT代幣,成為了一堆廢品,蒸發在了空氣里。

      而在國內,對ICO的監管則來得更及時和明確——就在愉小編收到邀請后不到2個月,2017年9月4日,央行聯合七部委聯合發布公告,將ICO定性為“非法公開融資行為”,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、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、金融詐騙、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。

      監管層的迅速介入與國內市場的瘋狂不無關系。不少ICO項目動輒一上市漲數十倍,很多項目甚至僅僅編了一個白皮書就能融資,比任何生意都暴利。

      一夜暴富的神話在圈內流傳,投機客紛紛入場。

      據統計,2017年上半年,通過國內43家平臺完成的ICO項目累計融資規模達到26.16億元,累計參與人數達10.5萬,占全球ICO融資規模總量的20%。

      2017年9月15日,北京市互金風險專項整治辦發文,要求各大虛擬貨幣交易所終止所有虛擬貨幣交易,并停止新用戶注冊。

      虛擬貨幣在國內的“野蠻生長”畫上了句號。

      回光返照

      Y

      盡管國內對ICO和虛擬貨幣交易監管嚴格,但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價格在短暫下跌后卻迅速反彈,去年12月17日達到歷史最高點:19500美元。并且,因為國內的政策限制,不少公司業務轉戰海外,如美國、日韓、東南亞等地,并用虛虛實實的論壇、峰會將自己包裝得更加國際化。

      2018年年初,幣圈、鏈圈的年會仍然“壕無人性”,香車寶馬、美女如云、觥籌交錯,席間不乏“我們的項目已經獲得XX國監管層的認可”“中國的監管總有一天也會放松”之類的“壕言壯語”。人們把這個已經有巨大泡沫的行業營造出遍地黃金、欣欣向榮的景象,目的無非是忽悠更多小白入場——“割韭菜”。

      春節期間,“3點鐘區塊鏈群”又火了一把。圈內人士說,他們的世界日新月異,必須每天學習交流到凌晨3點才能跟得上,“如果你還沒有被3點鐘區塊鏈群刷屏,說明你還體會不到什么是‘幣圈一天,人間一年’”。

      “愉見財經”不知道這種搞笑的雞血,能維持多久,但可以知道的是,他們并沒有等來監管的放松,反而迎來了全球范圍內對虛擬貨幣和ICO的集體質疑:洗錢、暗網、非法交易、勒索病毒、詐騙……虛擬貨幣因其匿名性和隱蔽性,似乎成了犯罪者的保護傘。

      2018年起,全球各地區紛紛加碼虛擬貨幣監管。近日,馬來西亞央行和證券監管機構表示,將合作實施針對加密貨幣和ICO代幣的監管;韓國已在數字貨幣交易的實名認證及背景檢查等方面進行嚴格控制;日本規模最大的bitFlyer等6家數字貨幣交易所都收到整改通知。

      今年8月起,美國證監會至少處罰了12起欺詐性ICO。曾經所謂的“法外之地”,例如百慕大,也正在采取監管ICO的舉措來規范數字貨幣產業。

      信仰碎裂

      Y

      很多人認為,這次虛擬貨幣大崩盤,直接原因是11月16日凌晨啟動的BCH(比特幣現金)硬分叉。簡而言之就是比特幣社區產生了兩種共識,二者在節點、規則、算力等方面都互不相容,因此要“父子分家”。

      比特幣現金本來就是從比特幣(“父親”)中分出來的“兒子”,而現在比特幣現金又要進一步分叉出另外兩種幣(“孫子”),這意味著比特幣2100萬枚總量的共識受到挑戰。更何況,除了比特幣現金之外,還有比特幣黃金、比特幣鉆石等數十個不太知名的“兒子”呢。

      然而,一位業內人士悄悄告訴“愉見財經”,硬分叉充其量是個導火索,甚至可以說是持幣人士為自己找的一個借口。雖然不少幣圈人士將虛擬貨幣看作某種避險資產,但從根本上來說,虛擬貨幣本身并不具備消費價值,也沒有信用基礎。并且隨著全球各地抓緊對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究,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處境可能更加尷尬。

      在采訪的最后,愉小編問這位研究者,幣圈到底有沒有“信仰”?

      他回答說,“信仰”都是建立在相信自己能賺到錢的基礎之上。

      很多2017年甚至2018年入場的人并不是不知道虛擬貨幣的泡沫,而是他們堅信自己不是最后一個。他們的信仰不是去中心化,而是“我不是擊鼓傳花的最后一棒,總有傻子為我接盤”。

      問題是,人人都這樣想,泡沫破裂時互相踩踏,沒有人能獨善其身。一不小心,原以為自己是理性“博傻者”,結果卻成為了“最傻者”。

      正如一位虛擬貨幣投資者所說:“多么希望有一天突然驚醒,發現自己靜靜的躺在床上,做了好長好長的夢,看看窗外,太陽才剛剛升起,一切充滿希望……”

   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愉見財經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(責任編輯:趙艷萍 HF094)
    看全文
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熱門新聞排行榜

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
  • 新强时时彩三星开奖号 前二组选包胆计算公式 胆拖投注计算器 蓬莱酒店小姐 幸运飞艇1—7雪球计划软件 河北时时平台 128彩票app 21点游戏下载安卓版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 三公怎么玩纸牌